今天的AT行動最開始,我們來說說這個東西,這是我自己也非常喜歡的一種食品——翅絲,從名字就能聽出來,具備了魚翅和粉絲的優點,魚翅不能吃,粉絲沒營養,所以這個東西很讓人解饞,今天,既然放到了這個版塊,肯定不是說口感的,咱們來說說它是怎么做出來的,之前生活在線接到觀眾熱線,說平度市貿易城早市上有個攤位,批發這種翅絲,才兩三塊錢一斤,我今天特意查了一下,粉絲都4塊錢一斤了,翅絲才兩三塊錢,到底是什么成分?

  平度貿易城早市一般從凌晨三四點開始,到七八點鐘結束。這種看上去透明晶亮,富有彈性的東西,由這個攤點獨家經營。攤主說,這東西叫翅絲,都是飯店買去拌涼菜用的。

  海參、鮑魚、燕窩、魚翅,都是名貴的東西。可這幾塊錢一斤的翅絲,名字聽上去也挺高端,能和那昂貴的魚翅沾上邊嗎?

  知情人報料說,這種所謂的翅絲,其實就是工業明膠做成的,和魚翅八竿子也沾不上邊。知情人的一席話,不由得讓人后怕。甲醛和工業明膠,可都是對人體有害的物質,絕不允許在食品中使用。那么,爆料人所說的,是實情嗎?如果真是這樣,這個加工翅絲的黑窩點,到底在哪里呢?記者決定,從平度貿易城早市的這個攤點著手調查。

  七點半左右,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來到市場,和女攤主一起收攤,然后駕駛三輪車離開了市場。記者發現,這一男一女進入的院子,距離平度貿易城早市也就一千多米。記者從門前走了個來回,初步斷定這里應該就是翅絲加工窩點。趁著大門敞開的空擋,記者走了進去。果然不出記者所料。院子里臟亂不堪,散發著刺鼻的怪味。門口的三口大缸里,泡的正是這種所謂的翅絲。

  男子說,翅絲是從別人那里買的成品,然后回來泡發增加分量。記者發現,這里不僅泡發翅絲,還有海帶絲,以及一些類似火腿腸的東西。

  往市場送翅絲的人說,他們是進的成品,在他這個環節只是泡發一下,說起來輕描淡寫的,但看到那樣的環境,得讓多少人沒了食欲,另外這個院子里是不是只有發泡這么簡單,成品是不是就讓人放心,一會接著說。

  翅絲究竟是什么做的?那么絲滑、勁道的東西,是原材料和工藝的作用,還是真的用工業明膠和甲醛加工而成?記者帶著購買的翅絲,找到了平度市食品藥品監督局。執法人員決定,對這個翅絲加工作坊進行突擊檢查。

  記者了解到,這家作坊的主人姓劉,平度當地人。劉某介紹說,這個買賣是他從別人手里轉讓過來的,干了不到一年,沒有辦理任何手續。

  老板否認了使用甲醛泡發翅絲的說法。他說,翅絲買回來以后,加工方法很簡單,就是放到缸里用堿水洗一洗。老板說,在早市上賣貨的女子是他嫂子。他在家里負責加工送貨。執法人員發現,現場臟亂不堪,卻不見一只蒼蠅。

  隨后,執法人員聯系了第三方檢測機構,對這個黑作坊的產品抽樣化驗。一周后,送檢的樣品結果出來了。

  在送檢的翅絲里,分別檢出吊白塊和重金屬鉻的成份。其中吊白塊主要成分就是甲醛,它能延長食品保存時間,可以防腐,增加食品的韌性,但對人體有嚴重的毒副作用,國家嚴禁將其作為食品添加劑在食品中使用。

  那么,這些翅絲到底含有什么成分?究竟是不是工業明膠呢?檢測結果也給出了最終答案。結果顯示,這些所謂的翅絲,其實就是工業明膠做的,沒有任何可食用材質。

  擺到餐桌的東西,沒有任何可食用材質,這樣的結果讓人氣憤、讓人失望,換句話說,經常吃這種翅絲,簡直就是慢性自殺。因為檢出了有毒有害物質,平度市食藥局把案件移交給了平度市公安局。此案還在進一步調查中。回過頭來,我們再來說說這工業膠做成的翅絲,記者發現,這種翅絲不僅在平度市場,包括黃島、即墨、城陽、以及青島市內農貿市場、酒店,都能看到它的身影,而不少人跟我一樣,曾經好這口。

  在市北區浮山后一小區河馬石農貿市場,記者發現有兩家涼拌菜的攤點,都在賣這種工業膠做成的翅絲。攤主說,他們是從撫順路市場進的貨,市場有兩三家業戶在批發這種東西。第二天一大早,記者來到撫順路蔬菜批發市場,在“天香昊食品”、“美林食品”兩家店面里,發現了這種翅絲。

  不僅賣貨,還免費贈送烹飪方法,兩家店挺會做生意啊,“天香昊食品”和“美林食品”兩家店面,都是從哪里進的貨?如此嚴重的食品安全隱患,管理部門又是如何監管的呢?記者找到市場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可惜鐵將軍把門。記者只能電話聯系執法人員。

  撫順路蔬菜批發市場從凌晨三點鐘左右就開始營業,而執法人員九點上班,將近六個小時的監管空白,這中間會有多少漏洞!如此看來,監管部門豈不成了擺設?半個小時后,撫順路批發市場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張所長一個人來到市場,帶著記者對“天香昊食品”和“美林食品”兩家店面進行檢查。

  令人奇怪的是,兩家店面擺放的翅絲,此時都不見了蹤影。兩家店面的老板,也異口同聲的表示,壓根兒就沒賣過什么翅絲。公開兜售的東西,卻不敢承認,顯然是心里有鬼。

  記者把購買的兩份翅絲提供給了撫順路批發市場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張所長,對方表示,他已經向局里匯報,市北食藥局聯系了第三方檢測機構對這些翅絲進行檢測,可半個多月過去了,至今沒有下文。而“天香昊食品”、“美林食品”兩家店面,生意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明顯違規經營的主體,到現在絲毫不受影響,依靠的是自身的品質,還是誰的保護傘?這個撫順路批發市場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雖然叫這么個名字,但實際上,對市場對業戶究竟了解多少?或者說,敢于公開的了解多少?還是舉那個經典的例子,孩子犯了錯,要看家長怎么管,溺子如殺子,一味的包庇袒護不僅害他也害自己,落到這件事上,還傷害毫不知情的消費者,監督管理,如果做不到,就跟食品里面沒有食品一樣,不但起不到作用,反而害人。